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内蒙古对煤炭资源领域腐败倒查20年 媒体:乌金除垢-中
发布日期:2020-07-23 00:52   来源:未知   阅读:

  内蒙古对煤炭资源领域腐败问题倒查20年

  乌金除垢

  执行煤炭资源配置政策不严格,存在开发利用随意、资源配置无序等问题;“挖煤卖煤”粗放开发模式尚未根本转变,“产煤缺煤”现象依然存在;转制过程国有和集体资产严重流失,利用涉煤企业改制之机侵占集体资金、借股权转让之机贪占国有资金问题易发多发……

  2020年7月17日,随着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全部反馈完毕,相关领域的一系列问题暴露在人们眼前。

  一段时期以来,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集中,已经成为延续多年的积弊沉疴,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和源头,必须以刮骨疗毒的决心强力推进,坚决彻底割除。

  倒查20年

  内蒙古自治区是世界最大的露天煤矿之乡,中国重要的能源保障基地。全区12个盟市中11个有煤矿,现有煤矿523处,核定产能12.8亿吨。然而,过去一段时间里,也就是这块块乌金,在部分胆大妄为、别有用心之人的操控下,成为了腐败滋生的温床,给本该是蓝天白云的草原笼罩了层层“阴霾”。

  2020年7月16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受贿案开庭审理;2019年10月,退休6年的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云公民被查,他曾在中国两个产煤大省及最大煤炭企业工作;2018年10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2018年4月25日,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白向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成为十九大后内蒙古落马“首虎”……

  今年2月28日,针对云光中、白向群、邢云、云公民等腐败案件暴露出的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纪检监察建议,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召开自治区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会议,明确提出“要对2000年以来全区煤炭资源开发利用情况进行全方位透视会诊”。这意味着,过去20年里的相关问题,在尘封的历史中都将不再“安全”。

  为何要倒查20年之久?

  “开展这次专项整治是党中央交给内蒙古的重大政治任务。”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石泰峰说,“我区煤炭资源领域突出问题主要表现为,违规违法获取、倒卖煤炭资源,违规违法配置煤炭资源,涉煤腐败问题严重污染政治生态,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扩散蔓延,这些问题已经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和源头,必须坚决割除掉、彻底清除净。”

  在召开动员部署会的当晚,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委对外发布了自2000年以来煤炭资源领域涉嫌违纪或者职务违法、职务犯罪的问题线索受理范围。这份线索清单主要包括:违规显名或者隐名投资入股煤矿,利用职权为其近亲属或特定关系人谋取非法利益及官商勾结、索贿受贿、为不法矿主充当“保护伞”,在规划立项、项目配置、矿业权出让、煤炭资源整合和兼并重组、环境影响评价、矿业权办理、矿业权收益处置等工作中的违纪违法问题,在日常监管、打击违法违规生产、行政执法等工作方面失职渎职、滥用职权及煤矿安全事故背后的失职渎职、腐败问题线索,等等。

  全覆盖是本次清查的特点之一。2000年以来内蒙古煤矿的所有规划立项、投资审核、资源配置、环评审核和矿业权审批报批、股权变更、矿产交易等各环节,煤矿企业和涉煤配煤项目法人状况、办理时间、批办手续、政策依据等均会被清查,而且还要做到一矿一档、一矿一清。

  根据自治区党委统一部署,2020年3月27日至6月10日,十届自治区党委第七轮巡视7个巡视组对鄂尔多斯市等7个盟市、自治区自然资源厅等4个厅局和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3个国有企业开展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与此同时,7个盟市同步组建21个巡察组,与自治区党委巡视组上下联动,对237个涉煤部门(单位)开展巡察。

  内蒙古各地基层纪委监委也在统一安排下开始发力。通辽市纪委监委成立5个督导组,对2000年以来煤炭资源领域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深挖彻查利益输送链条;锡林郭勒盟纪委监委实行“挂图作战”,要求各旗县(市、区)严格按照既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扎实开展排查工作;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纪委监委实行“三挂战法”,即挂帅领战、挂图作战、挂牌督战;乌海市海勃湾区纪委监委精准发力,梳理8个涉煤部门的廉政风险点,与17家煤矿企业建立沟通协调机制,梳理3500多名公职人员填报的《个人信息采集表》并抽查核实。

  正如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刘奇凡所说,开展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问题专项整治,事关全面从严治党和反腐败斗争,事关净化和修复政治生态,事关规范经济秩序,事关全区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各族群众福祉。全区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要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开展专项整治的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切实扛起重大政治责任,扎实有力抓好专项整治监督工作。

  问题启封

  “有的执行政策变形走样,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违规用权、随意审批,违规违法获取、倒卖煤炭资源时有发生;有的配置资源突破底线,审核把关不严,申报情况不实,违规违法配置煤炭资源问题突出;有的实施项目逾越红线,火区治理项目实施混乱,‘骗煤’‘套煤’等依然存在……”近期,随着自治区党委巡视组陆续向全部被巡视党组织反馈巡视情况,煤炭资源领域的问题逐一暴露出来。

  不仅如此,煤炭资源领域专项巡视组组长介绍,其他问题还包括:有的发挥领导把关作用有偏差,违规决策、盲目决策、任性决策,治理整顿上失责乏力,非法开采、越界开采等问题突出;有的利用职权设租寻租,利用资源配置权力搞关联交易、权钱交易,涉煤腐败严重污染政治生态;有的把煤炭资源当“唐僧肉”,“靠煤吃煤”“靠矿吃矿”“靠企吃企”;有的落实整改责任不够彻底,表面整改、边改边犯问题依然存在。

  巡视反馈意见,给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留下了深刻印象。“可以说,反馈意见抓住了煤炭资源领域问题的要害,特别是针对资源配置和煤炭资源领域权力运行的特点,提出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建议。并且反馈意见具有系统性,不是停留于表面的违规违法问题,而是深入到了煤炭资源领域体制机制的深层次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整改意见。”

  抓得准、挖得深,契合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权力运行的特点和近年来腐败案件的规律,在庄德水看来,这些反馈意见“有利于下一阶段内蒙古煤炭资源领域的改革创新,也为之提供了工作指引。”

  此次专项巡视对象分为三类,一是内蒙古的盟和市,针对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的盟市党组织主要领导班子进行巡视,重点是履行对煤炭资源领域的主体责任;二是自治区主管部门,包括决策监督部门;三是涉煤的国有企业。

  “把三类主体都纳入到专项整治的范围,实现了监督的全覆盖,更实现了对权力运行全过程的监督和制约,包括涉煤领域的决策权、执行权和监督权,以及宏观层面的主体责任。”庄德水认为。

  据了解,内蒙古煤炭资源九成以上集中在鄂尔多斯市、锡林郭勒盟和呼伦贝尔市,此次专项整治中,自然成为整治重点。

  综合这三地的反馈意见,不难发现,均存在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的问题。如鄂尔多斯市“选择性落实涉煤国企改制规定,违规配置煤炭资源、低价转让探矿权、违规变更国有煤矿股权问题时有发生”,锡林郭勒盟“对国有煤矿改制工作领导不力、监管缺失,违规获取、倒卖煤炭资源问题突出”,呼伦贝尔市“采取简单粗放的开发模式扩大煤炭产能、引进煤炭项目、配置煤炭资源”。

  此外,记者注意到,多地在政治生态方面存在问题,如鄂尔多斯市“领导干部投资入股煤矿问题易发多发”,锡林郭勒盟“个别领导干部在涉煤企业投资入股、‘靠煤吃煤’问题依然存在”,呼伦贝尔市“存在官商利益勾结、煤炭资源领域问题扩散蔓延现象”。

  行业主管部门和涉煤国企存在的问题也暴露出来。自治区发改委“重点领域存在廉洁风险,个别领导干部存在涉足煤炭资源领域违规投资获利问题”,工信厅“涉煤专项资金管理存在漏洞,廉政风险隐患突出”,能源局“个别领导干部存在以权谋私涉足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获利”。被巡视国企普遍存在履行监督责任不到位、“宽松软”问题,包头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存在“靠企吃企”“优亲厚友”现象,内蒙古能源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圈子文化”盛行,选人用人失范。

  刮骨疗毒

  核查问题必须清仓见底。

  专项整治期间,刘奇凡在锡林郭勒盟调研督导时指出,纵向倒查20年,横向不留空白、不留死角,确保问题清仓见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要采取交叉比对、上下印证方式,上下联动、协同作战,把上下级、同级之间及相关部门发现的问题线索比对印证,查漏补缺。

  从规划立项、登记注册,到企业改名、股东变更,再到股权交易、矿业权转让,专项整治紧盯各个环节深入核查,不放过任何细节,为的就是不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内蒙古霍林河煤业集团原总法律顾问李永先,内蒙古能源发电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薛?旗,内蒙古煤炭地质勘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两任党委书记、总经理莫若平、郝胜发,内蒙古怡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文光……随着专项整治不断推进,这串应声落马的人员名单不断加长,涉及自治区内政府、人大、政协、国企等多个系统。

  截至目前,4个多月里内蒙古已有多名煤“老虎”落马,担任过煤炭局局长的就有6人之多。比如,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党委书记、局长郭成信,掌握当地煤炭项目审批大权长达8年之久。今年5月,在其退休5年3个月后被查。

  随后,鄂尔多斯市原煤炭局分局一些主要领导也相继被查。6月9日,准格尔旗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6月10日,达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长王永丰被查,落马时为达拉特旗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同日,伊金霍洛旗原煤炭局副局长李彦被查,曾“火箭式蹿升”的他已辞去公职近8年;6月16日,达拉特旗原煤炭局局长魏占彪被查,当时已退休4年4个月。

  有学者认为,煤炭产业链条中多个环节都可能出现贪腐问题,但最关键还是在交易环节。领导干部一旦入股,作为出资人,代表的就是股东利益,但其又代表公权力,属于特殊主体。“这两个角色杂糅在一起,容易产生冲突。”

  从巡视反馈意见来看,庄德水认为,突出问题主要体现在资源配置方面,具体而言,就是配置的决策、执行、监督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权力运行层层失守就是严重的廉政风险,出现‘以煤谋私’‘靠煤吃煤’等现象就不足为奇了。”

  他进一步分析,煤炭资源领域之所以腐败问题易发多发,与整个领域的决策、执行、监督息息相关,与行业主管部门及相关负责人的履职情况直接相关。“从系统性眼光来看,不能说是哪一个环节出现问题,而是整个系统都出现了相应问题,这才使得腐败问题愈演愈烈。”

  刮骨疗毒。巡视反馈要求,被巡视党组织要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政治担当,切实解决煤炭资源领域和国有企业改革发展中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不折不扣把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要求落到实处。要压实整改责任、强化日常监督,加强对整改工作的组织领导,逐条逐项解决问题,扎实做好巡视“后半篇文章”。

  “煤炭资源领域的腐败问题,除了监管缺失,也跟一些领导干部不担当不作为、制度体系不健全直接相关,因而倒查既可以发现当前的问题,也可以从历史角度寻找问题根源。”庄德水认为,这次专项整治不仅是巡视深化的体现,也是政治巡视的生动实践。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运用专项整治和监督的手段推动改革进程,可以说,其中也酝酿着未来煤炭资源领域更深层次的改革和创新。(本报记者 管筱璞) 【编辑:于晓】